当前位置:游戏巴士 > 游戏资讯 > 秦时明月之沧海横流4:想让我和师哥一起打你,你也配!

秦时明月之沧海横流4:想让我和师哥一起打你,你也配!

时间:2021-02-23 14:52:33

田言约了庄叔和聂叔在神农像头顶悬崖决战,这个世界上敢同时挑战纵横两位的人不多。

不过吾辈觉得田言敢放话说同时挑战纵横两人,估计是料到庄叔和聂叔不会一起打她,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(过过嘴瘾 顺便在大家面前立威)。

我们一起抬头看太阳~(差点儿唱出来)

庄叔偷看聂叔一眼,然后对田言这样孤身主动约战他俩的行为表示疑问,这分明是放弃自身优势找死的行为。

聂叔表示:确实是,她身上充满了谜团,每一步都不按常理出牌,是个狠人。

聂叔:我知道有一种人是会这样行事的。

庄叔:什么人?

聂叔:坚定的相信某件事的人(聂叔就是如此,当年作为剑圣在嬴政身边好吃好喝的,结果携故人之子背叛帝国,从此东走西藏生活得很辛苦。如此行径在一般人眼里也是很难理解的。)无论她信仰的是天堂还是炼狱。

庄叔:也许我们想多了(不是谁都可以像师哥那样可以坚定不移的坚持心中遥不可及的梦,数十年如一日)也许她只是在那里埋伏了足够多的帮手。

聂叔:我们很快就会知道(就算埋伏了一堆人也不怕,残月谷三百精锐秦兵了解一下)

来到悬崖顶后,田言一个人站在那里:这里并没有埋伏,只有我。

庄叔:看来你的胆子比你的脑子更令人吃惊(庄叔的话总是这样……有趣

夕阳西照下的聂叔……美不胜收~

然后三人简单聊了两句一下农家的现状,王离带领了一大帮军队马上就要进攻农家,留给三人聊天打架的时间不多了。

聂叔:选择投靠帝国,以获保全。

田言:为什么不可以?如果能够达到目的,方法很重要吗?(很多时候为了达到目的,用一些特殊手段无可厚非。但,总要有原则和底线的。有所为有所不为)

庄叔立马开嘲讽了,先是冷笑了三声:无耻得这么理直气壮的,我简直有点佩服你了(言下之意:小娘子,能够将心中所想并不光明的东西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厉害了哟)

田言淡淡反驳:是不是跟你很像?(咦咦……某些事上,是有那么点儿像)

庄叔有点儿生气,立马拿出鲨齿以“梳头”做威胁。

不得不说,田言这姑娘,不仅胆子够大也很聪明。她先是漫不经心的把自己心里想的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,然后又调侃了庄叔一番。看庄叔生气了,立马转移话题直指聂叔:“我已经和你(庄叔)交过手了,这次我希望能够领教一下盖聂先生的剑法。”

不对呀,你刚刚明明在农家一帮人面前说同时挑战纵横两位也可以的,这周围一没人立马就变成了单独挑战聂叔。之前挑战庄叔那几招也没占上风。

乖乖,周围大家都在看的时候,不管咋样我先装13给大家看看,得到大家的另眼相看和敬佩。

等到把纵横两位叫到没人地方后,立马原形毕露。啧啧,这操作,666~

庄叔都被田言这一波操作气得笑了:“太妙了,她还能挑对手。”(13也装了,面子有了。即使败在纵横手下,说出去也不是丢人的事。面子里子都有。)

聂叔接受了挑战,田言开始瞪大眼睛观察聂叔周身:你受过的伤更多、更致命,但是你的脉络气息并没有迟钝。

聂叔三下五除二让田言深刻认识到自己与他的巨大差距。

交手几招过后,田言兀自感觉美滋滋,结果一看聂叔的几招招招逼她要害但只是点到即止,最多就是削掉她的一缕头发。

聂叔霸气发问:“你还有遗言吗?”一般情况下聂叔都是很有风度的,即使面对敌人,言语间也是尊重的。这样直接的质问,一定是因为田言刚刚不仅耍小聪明,还敢调侃庄叔怼庄叔,所以聂叔心里不高兴。

田言大言不惭:有

聂叔:我们会帮你转达

田言:你觉得我有资格做你们的对手吗?

聂叔回答有后,田言立马跪了(是真的跪了)为刚才的发言和无耻行为表示道歉。

庄叔愣了,一定是被田言这波操作弄糊涂了,这个女人究竟搞什么鬼,耽误他和师哥的时间。

田言:两位若是一起出手,田言绝无生还希望,但是两位却愿意以公平相待。(看看,果然是吃准了庄叔和聂叔都是有原则的人才敢大放厥词的。)

庄叔:让我们两个同时出手,你也太高看自己了(言下之意:想让我和师哥一起打你,你也配?想挨纵横夫夫混合双打可是有条件的,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顶级待遇。)

田言开始诉说自己的艰难处境,感觉田言这一套一套循序渐进的,都安排好了等著庄叔和聂叔。

庄叔不耐烦了,开始催促:师哥,时间不多了,王离那一大帮人等着呢。

感觉第六季开始庄叔的配音更为低沉了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

田言放出了大招,说出了另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的具体展开看下集了,估计会有回忆,田言这么多年也不容易,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应该是有她自己的一番考量。

后面剧情,应该是农家和反秦联盟达成合作。无论是纵横这块儿还是韩信风林火山那块儿,都在向这个方向发展。

估计,和农家合作,帮助农家逃过王离大军合围是第六季前部分的重要内容。

现在农家所在的位置是大泽乡,估计对照的是历史上的“大泽乡起义”,虽然和历史书上的完全不一样。